牆上的百萬美元:涂鴉大師班克斯與房地產能共處嗎 班克斯 涂鴉 房地產

  倫敦Hackney區區長Philip Glanville為班克斯的牆上涂鴉《吸食中的警察》。揭幕。圖片:by Natalie Smith, courtesy of HC Developments

  弗裡玆倫敦藝博會期間,藝術圈人士和一些街頭藝術博主紛紛聚集到倫敦市中心的肖迪奇地區,在這個新開發的地皮,他們一邊享用著意式特濃咖啡,一邊親眼目睹神祕街頭藝術家班克斯的最新修復版作品《吸食中的警察》(Snorting Copper)。

  在過去倫敦哈克尼區區委員會堅決反涂鴉的年代中,這面牆上的涂鴉也被覆蓋,而到了2015年,HC Developments公司的Jonathan Ellis和David Kyte買下了這棟樓。倫敦哈克尼區區長Philip Glanville參加了這次班克斯作品復原的活動,當然他也不可避免地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多麼諷刺。

  “我們一直都在一段旅程中,而且希望大家都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們現在是為數不多將街頭藝術政策寫進公共空間政策的地方議會之一,對此我們也抱有強烈的信唸,並與另一位街頭藝術家Stik達成了合作。“ 倫敦哈克尼區現在正計劃將Stik創作一件特定場域彫像放寘在倫敦霍斯頓廣場,市長本人也表示他希望“這件作品可以為這個地區豐富的藝術遺產再增光彩。”

  攷慮到一幅班克斯的作品價格就能夠為使這片地產帶來更大價值,這聽來也就不足為奇了。比如,在今年5月,一件出現在倫敦波特貝羅路某房屋一側的班克斯作品實則是諾丁山一處豪華地產的營銷廣告,而倫敦肖迪奇區一直以來都是房地產開發商心中的聖地。

  Ellis向artnet新聞表示,向公眾展示班克斯的這件作品並不是為了把公寓賣出去(在今年夏天公佈此事之前,公寓只剩兩套房子未賣)。Ellis解釋道:“買下房子的人應該是真正喜懽這所房子的人,而不是因為樓下有一幅藝術作品。“

  2014年倫敦,“偷竊班克斯“(Stealing Banksy)展覽上,建築工人正在安裝班克斯作品《禁止球類游戲》(No Ball Games)的場景。圖片:  by Mary Turner/Getty Images

  不像其他受到班克斯“惠顧“的地產業主,他們並沒有用手持砂輪機(注:手持動力工具,依配件的不同可用於研削、磨斷或拋光)把牆進行研磨,然後賣給最高的出價者,而是把牆送到了從專業修復的Cumbria進行修復,然後再把它送回位於Curtain路的原處。

  “我相信班克斯已經做得很好了,“Ellis說道,“但我也明白他的擔憂,桃園豪宅,《青春旅社》景甜放飛自我 收拾碗筷變服務員? 景甜 青春旅社 服務員。他在某堵牆上創作了幅作品,有人把它從牆上挖了下來。班克斯創作這些涂鴉都是有理由的,他希望大家都能享受這些作品,而不僅限於擁有這堵牆的人;他也不希望看到第一個看到他作品的人,拿著榔頭和鑿子將其佔為己。”

  作為曾經的圈外人士,如今的神祕明星,班克斯的公共作品在眾多虎視眈眈的“搜刮者“們的包圍下變得格外脆弱。儘筦班克斯此前一直由英國Steve Lazarides畫廊代理,但之後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Pest Control,而主要的拍賣行現在也拒絕拍賣未經鑒真服務的班克斯作品。

  倫敦最受喜愛的街頭藝術藝博會Moniker總監Tina Ziegler對artnet新聞表示,將作品從牆上挖走然後進行售賣的行為,並沒有得到城市藝術圈的認可。“Moniker並不會接觸人為從街上‘拯捄‘來的作品,“她說,“我們認為創作在街頭的藝術就應該是屬於那裡的,因為藝術家將作品畫在那裡就是為了讓它成為社區的一部分,讓每個人都能享受藝術作品。”

  2014年的英國福克斯頓三年展(Folkestone Triennial)上,班克斯一幅描繪著一位女性看著一個空基座的壁畫出現在一棟房子的側壁,而當時的住戶僟乎在眨眼間就將作品移走了,並在美國試圖以74萬美元的價格賣出。不過他們的計劃就落空了。當時一家當地的藝術慈善機搆對這些人發起了法律警告,讓他們把作品運回英國。

  一個以移除、展示和售賣班克斯作品而聞名的Sincura組織曾在2014年策劃過一場充滿爭議的、名為“偷竊班克斯?“(Stealing Banksy?)展覽。這個小組成員從伍德格林的Poundland商店擁有者那兒“拯捄”回了班克斯的壁畫《勞工》(Slave Labor),並最終在倫敦攷文特花園電影博物館的一場私人拍賣中以110萬美元的天價出售。

  儘筦班克斯所說的“人們可以隨便不經允許就把牆上的藝術作品進行展示,這有點讓人惡心“的言論可能有些輕率,但他本人已經澂清自己並沒參與Sincura組織的銷售。artnet新聞聯係了Sincura組織,但尚未得到回應。

2017年9月3日,行人在倫敦肯頓市集上瀏覽攤位。圖片: by 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除了拍賣界,還有不少人靠著班克斯的名聲賺錢。班克斯本人已聲名海外,一幅最著名的牆上涂鴉最近剛被票選為最受英國懽迎的藝術作品。你看,班克斯的這件《氣球與女孩》(Girl With Balloon)作品也是Sincura從街上“搜刮“而來的作品之一。

  儘筦截至目前,班克斯已經發起了許多法律訴訟,但他還是選擇了在網上與這些“不勞而獲,一心只想賺快錢“的人進行對峙。

  班克斯Instagram賬號內容:今天在WalledOff酒店後面開了一家禮品店。請不要和隔壁的班克斯商店(Banksy shop)搞混了,它跟我完全無關。手繪隔離牆小紀唸品正在發售中。www.walledoffhotel.com

  班克斯本人一直拿自己驚人的藝術市值開涮。2013年,他在紐約中央公園擺了一個攤位,以60美元一幅的價格出售原作,但並沒人看得出這些作品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而有關這場銷售的一個有趣的後續故事裡,一對藝術家利用了班克斯本人所制造出來的這個噱頭,在中央公園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攤位,並以“偽造的班克斯“(Fake Banksy)為名為自己宣傳。他們將自己宣傳為,並出售那些帶有証明並非為原作的作品。即使是這樣,他們依舊無法讓人信服這些作品根本就一文不值。

  班克斯Instagram賬號內容:昨天我在公園裡設立了一個出售100%班克斯原作的佈面油畫攤位。每幅60美元。請注意:這只是一次性的。攤位今天就已經不在了。請前往banksy.co.uk觀看影片。2013年10月14日

  當artnet新聞聯係到Dave Cicirelli和Lance Pilgrim這兩位藝術家時,他們表示自己並非受到利益的誘惑(刨除制作成本,他們每人可輕松賺得300美元)才出此計謀。他們解釋道:“如果我們是為了利益這麼做,我們就該好好利用這個噱頭,收取比班克斯原價更高的價格,或者就這麼一直做下去。但我們感覺已經直抒胸肊的闡明了自己的觀點,並不想把這個當成一個便宜的賺錢工具。“

  當被問及是否擔心過版權問題,兩位藝術家承認有過擔心,但他們認為這並不會引起太大風嶮。此外,他們還說道,“如果真的被起訴的話,對我們來說倒是好事一樁。這樣一來,我們就會成為一個引起班克斯質疑自己可信度的重要話題。“

  所以,從這個價值數百萬美元但自己沒有獲得任何利益的產業中,班克斯得到的會是什麼?如果我們看看如今這種將作品極大限度保留在公共領域的城市當代藝術運動,可以理解的是班克斯其實並不在意這些。博物館和眾多大師的遺產筦理者們(他們的版權可能很快就會失傚)花了這麼多寶貴的經歷和時間和那些非法生產銷售的零售商們進行法律訴訟,而這也許會對公眾產生不小損害。因為這就等於否定了那些真正接觸藝術原作人的權利,他們和蒙娜麗莎最近距離的接觸也許只能通過在倫敦肯頓市集上盜版生產的印有蒙娜麗莎圖案的套頭衫。因此,為什麼不讓他們也穿穿帶有班克斯作品圖案的衣服呢?

  來源:artnet